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
来源: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发稿时间:2020-04-04 14:05:26


淡化疫情,错失防控窗口期

曾组织美国留学生向中国捐赠口罩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曹茗然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3月2日自己去弗吉尼亚的中国超市采购时,“整个超市里只有我一个人戴着口罩,超市里的各种商品也非常充足。”直到3月7日左右,美国的疫情急转直下,超市里的食品才开始被“抢空”——而那时他的工作也变成了为美国学生发口罩。

为此,医护人员和一些民众在社交媒体发布以“#GetMePPE”(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为标签的话题,呼吁外界防护设备。

美国亚美医师协会(CAIPA)主席、执行总监刘季高博士3月24日对澎湃新闻表示,“(纽约的)情况非常非常糟糕,大部分的医院如此,尤其是比较平民化的医院,很多病人根本就没有病床,只能躺在地上,一排一排地躺在地上。医院什么都缺,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根本就不够,很多医护人员的口罩要用一个礼拜。”

“虽然他已经出现了症状,但是急诊室的人认为他症状不够严重,让他回家去自己疗养,拒绝给他做检测。”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徐晓飞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自己一位疑似感染的美国朋友要求做检测的过程,这位朋友第二天打算发着烧开车回到费城检测,但费城方面却告诉他,他不符合检测标准,“只好在家熬着。”

生日派对在新泽西州长滩岛的一个教堂举行,她母亲的25个朋友参加了派对。罗西尼说,“聚会后的第二天,我妈妈就病得很厉害。”

之后,参加聚会的25名宾客中,已有两人死亡,另有六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诊者包括她的父母和她56岁的妹夫。

此外,检测标准过严、检测能力不足也是隐患。

医疗资源短缺,卫生系统压力大

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赛贝特3日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天结束居家隔离并返回总理府工作。赛贝特说,依照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建议,默克尔结束为期两周的隔离,已经返回总理府工作。默克尔将继续使用网络视频连线方式,参加大部分日程安排的会见和会议。